早前

【第五人格】无常(上)

·白黑

·私设优雅白×暴躁黑

·私设ooc属于我


作为人人敬仰的地方一霸,谁人见了不得尊称一声八爷的范无咎,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溺水而亡。

这是他想也想不到的死法儿,照着暴躁你范爷的思维,他要么是死于自己无能不敌他手,要么老死,怎么会被淹死呢?

恍惚之间,他好像看见七哥拿着伞笑着向他走来。

‘抱歉,七哥,这次等不到你了。’这是此刻范无咎唯一的想法。

身体不断下沉,窒息感支配了他的思绪,大脑也逐渐放空。

再次睁眼,青年已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,唯一残留的是飘荡在空中的鬼魂形体,青年看着自己肿胀的身体,只觉不堪入目。

他移开视线,总有种冥冥之中自己不是如此形态的违和感。

但也不知为何有此想法的青年只得漫无目的地飘荡。

可能一天,可能好多天,他飄到一座桥边,那桥的栏杆上刻着“南台桥”三个大字。

青年仿佛想起了什么,直愣愣的盯着那桥发呆。

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,风水先生神神秘秘的拉扯着身边的小贩,小声的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“知道吗,听说那叱咤一方的谢老七和范老八死啦,你说真是玄乎,那大水冲走了桥上的八爷,也不知七爷和八爷是多亲的关系,七爷竟在那桥边上吊自杀!当真是重情重义……”

“嘿,我还听说那谢老七和范老八有龌龊呢,两个大老爷们平常就范不离谢,谢不离范的,是殉情也未可知!”

“嘘,慎言慎言,不可编排已去之人。”

青年听着行人的话,更觉心神不定,去到桥头,只见那里的地面残留着出殡的白花。

他一路跟着白花,来到一块墓地。

端的是气势恢宏的一座大墓,墓前的石碑上刻着两个名字——谢必安、范无咎。

青年的眼前浮现出一些画面,画面中温柔轻笑的高个儿男子安抚着暴躁踹门的矮个儿青年。

画面翩跹闪过,他眼底浸染血色,那血色逐渐蔓延,直到最后青年双眼如鲜血,周围翻腾着血腥的气,彻底堕为恶鬼。

恶鬼没有理智,本能的破坏着目所能及的一切,他的心里只有恨,但却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恨,只觉得眼前的所有都如此的碍眼。

任由野性和心中欲望支配的恶鬼犯下大错,本就肿胀的身躯更加可怖,身边的血雾浓稠的快要凝成液体。

直到有一天,一身穿白色衣服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,恶鬼扑上前去,如同往常一样想要把男人撕碎。

却在男人伸出手递伞的瞬间停下,血色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似是不解自己为何停下。

男人将伞塞入滞在空中的恶鬼手中,说:“无咎,对不起,是七哥来晚了。”

男人眼中深重的后悔和几乎凝成实质的爱恋让恶鬼更加迷茫,然而心中不知为何却轻松起来,那些累积不知多少年的恨意逐渐消散,似乎只是为等这一句话。

血雾褪去,理性回归。

青年崩溃的扯着男人的领子,逼迫他弯下腰,嘶吼道:“你怎么那么傻,去自杀,命都不要啊!?”

男人只能无奈的安抚:“我的命都给你啊,不是说笑。”

青年愣在原地,松开扯着领子的手,低下头,不知如何回答。


上一篇
评论(2)
热度(106)
©早前 | Powered by LOFTER